古人论风水精妙歌诀

分享到:

古人论风水精妙歌诀(一)

验新旧坟断

一个山头葬十坟,一坟富贵九坟贫。同山同向同朝水,更有同堆共井茔。一边光荣生富贵,一棺泥水绝人丁。穴坐火坑招泥水,金牛坐穴起紫藤。时师若能知此理,打破阴阳玄妙精。

精微玄机

八尺峦头要识真,中问脊水两边分。看他生气归何处,十字当中正立身。更观两边无强弱,定心方可下罗针。珠宝火坑安排定,富贵贫贱验如神。二十四山颠颠倒,二十四山有珠宝。有人坐了此一穴,荣华富贵此中讨。二十四山倒倒颠,二十四山有火坑。有人坐了此一穴,家业退败人丁绝。只因不识峦头气,火坑将来作珠宝。有人知道其中妙,能救世间贫穷人。立在峦头寻正气,金牛坐穴起紫藤。

二十四山火坑神断

戊子甲午气难当,阴差阳错是空亡。忽听师人真口诀,立宅安坟见损伤。申子辰年寅午戌,疾病官灾损二房。军贼牵连房房占,泥水人墓不非常。己丑乙未气凶强,其中火坑最不良。巳酉丑年亥卯未,疾病官灾退田庄。白蚁先从底下入,损妻克子在三房。此坟若还不改移,儿孙恰似瓦上霜。庚寅丙申气不良,立宅安坟损长房。申子辰年寅午戌,损妻克子最难当。疾病官灾房房占,水火牵连损幼房。白蚁先后底下入,田地退败守空房。辛卯丁酉不为强,立宅安坟损二房。亥卯未年巳酉丑,疾病官灾损三房。水火牵连多横事,因亲连果房房当。壬辰癸巳气如枪,立宅安坟损三房。申子辰年寅午戌,疾病官灾损小房。后代儿孙多僧道,损妻克子不安康。戊戌己亥是空亡,立宅安坟损长房。巳酉丑年亥卯未,疾病官灾损小房。水火牵连出外死田地人财如雪霜。白蚁先从底下入,儿孙忤逆走他乡。

穴之不葬

气以生和,童山不可葬。气以土行,石山不可葬。气以行来,断山不可葬。气以形止,过山不可葬。气以龙会,独山不可葬。

看坟宅兴衰论

何知人家代代富?下砂重重来包顾。何知人家代代贫?下关空缺不包坟。何知人家代代贵?文笔尖峰当面对。何知人家富有名?山高一层又一层。何知人家不发财?只少源头活水来。何知妇人骂老公?白虎头上起尖峰。

贫 龙

贫龙何以知不美?蠢粗穴露木成水。砂龙飞走无关拦,气散头风吹不已。

贱 龙

欲识贱龙因何名,翻花劫煞反弓形。左右两边无缠护,峨眉纱帽假公卿。

贵 龙

贵龙重重帐幕多,旗鼓文笔好纱罗。朝拜文案廉贞祖,峡中贵器迎送过。

富 龙

富龙肥满帐无多,仓箱库柜随身过。收气藏风富敌国,金城水聚穴落窝。

认富贵贫贱穴法

欲识富贵与贫贱,当于穴中仔细辨。先看来水与去水,次审龙形定的端。

富 穴

十个富穴九个窝,恍如大堂一暖阁。八面凹风都不见,金城水绕眠弓案。

四围八方俱丰盈,水聚天心更有情。入首气壮鳖盖形,富比陶朱塞上翁。

贵 穴

十个贵穴九个高,气度昂昂压百僚。旗鼓贵人分左右,狮象禽星带衙刀。

眠弓案山齐胸下,临官峰耸透灵霄。三吉六秀并天马,贵如裴杜福滔滔。

贫 穴

十个贫穴九无关,砂水飞直不弯环。头卸斜流龙虎反,胎息孕育受风寒。

木城淋头并割脚,簸箕水去退庄田。扦茔悟犯诸般煞,世代寒贫似犯丹。

贱 穴

十个贱穴九反弓,桃花射肋直相冲。子午卯酉为沐浴,掀裙舞袖探头形。

更有抱肩斜飞类,翻花扯拽假公卿。尤防离兑与巽位,砂水反背秽家声。

 

古人论风水精妙歌诀(二)

龙 诀 歌

地理之文繁且多,请君听我《龙诀歌》。虽然微妙不能尽,大纲大目皆包罗。

识龙难识死生诀,不识死生无定说。屈曲活动龙之生,蠢粗硬直龙死绝。

东扯西拽龙翻花,分枝劈脉龙鬼脚。尖利破碎龙带煞,歪斜倒侧龙魂拙。

无峡无从龙孤单,坦荡平夷龙放冈。分牙露爪龙尚行,藏牙缩爪龙已停。

天弧天角龙欲渡,蜂腰鹤膝龙已成。峡脉短细龙束气,阴阳分受龙结地。

断而复断龙脱煞,穿田渡水龙过峡。中心出脉龙穿帐,尖圆方正龙人相。

直来直出无曲折,死鳅死鳝不结穴。起不能伏伏不起,此龙却弱无力矣。

起而能伏伏即起,此龙气旺力无比。贵龙重重穿出帐,贱龙无帐空雄强。

贵龙名目穿心去,富龙只从旁生上。帐幕多时贵亦多,一重只是富豪样。

龙有雌雄号成龙,大小粗细自不同。水有雌雄龙成穴,左交右界有分合。

世间万物要雌雄,单雄单雌无配合。高大为雄低为雌,雌雄交会方融结。

大山忽小粗中细,先雌后雄当熟视。小山忽大细中粗,先雌后雄必结地。

龙若结地上星辰,尖圆方正自分明。三吉即是尖圆方,结地自然分阴阳。

阴阳不分不结地,何用夸谈砂秀丽。龙有变化诚莫测,或显或隐认不得。

势有佯诈之多端,虚花奇怪真难识。龙有机关之妙巧,藏踪影迹难寻觅。

或有喜怒之非常,奇怪令人无主张。时师不识喜怒体,闻予大言皆笑取。

崎岖险峻龙之怒,踊跃翔舞龙之喜。假龙多翻作喜穴,喜穴人见多欢喜。

左右湾环来相抱,前宾后主不相照。穴中甚好尽不成,外山外水尽无情。

应乐不真官鬼假,峡室无情不相惹。左右或高又或低,背内面外谁得知?

时人知此花假穴,葬后钱财汤泼雪。不知龙身又带煞,堪笑时师眼如瞎。

真龙专一结怪穴,怪穴人见嫌丑拙。穴拙界合自分明,定有阴阳分窟突。

龙虎左右或不全,时师便言房分偏。不识外山随水抱,救得房分俱一般。

龙真穴拙不能识,葬后富贵无休息。不知龙身多带贵,穴中丑拙有何害?

凡是真龙正面来,身虽屈曲顶不歪。挠棹却是蜈蚣脚,两两成双相对看。

一心一意恋结穴,并不斜灰顾瞻别。真龙定然有迎送,夹从缠护无缺空。

龙若无缠又无送,纵有真龙不堪用。缠护愈多愈有气,众山众水来会聚。

浑如大将坐中军,罗列队伍俱整备。若是缠护侧面走,一边无棹一边有。

顶面常顾真龙身,不敢抛离闲处行。挠棹向后龙尚去,挠棹向前龙已住。

向前为顺向后逆,逆则凶兮顺则吉。边顺边逆房分偏,边有边无护缠环。

带仓带库是富龙,带旗带鼓是贵龙。仓库旗鼓两边带,富贵双全真可爱。

看龙专看龙过峡,峡与穴情一般法。过峡有扛则有护,免被风吹脉脊露。

过峡无扛又无护,风吹气散龙虚度。过峡宜短不宜长,长则力弱气已衰。

过峡宜细不宜粗,粗则气溺穴已无。过峡宜狭不宜阔,阔则气散龙力乏。

过峡一线短又细,蜂腰鹤膝束气聚。束得气聚方结穴,气束不聚亦枉顾。

硬腰过与仄角中,或者结地犹堪下。软腰过者不堪裁,气若无力束不来。

要识束气不束气,万物结果先有蒂。要识结地不结地,请君但看吹响气。

入气孔大气亦散,入气孔小气亦聚。聚则能响散不响,方知结地不结地。

左右有扛龙虎全,左右无扛无龙虎。仓库拱峡则主富,旗鼓拱峡则云路。

仓库旗鼓两边拱,富贵双全定不误。金冠霞帔主女贵,法器鼓笛僧道类。

若是真龙足登云,天生奇怪占中问。众山面面皆回顾,唱嗑排班列两行。

却有朝山在面前,端然正立若朝参。天心十道无偏倚,富中正对面前里。

流神屈曲抱尖圆,应乐枕对出天然。缠护从托辨假真,朝出无从托龙身。

朝山直来身少曲,真龙屈曲不朝人。贪巨武龙富贵局,旗鼓仓库相随逐。

金箱玉印面前排,蜂屯蚁聚堆金谷。冕旒龙定出侯王,四神八将尽归降。

二十八宿皆全备,千山万水尽回环。此歌龙胜疑龙经,熟读其中意味深。

更加眼力精灵妙,便是曾杨再世生。

穴 情

识龙固难当识穴,穴中玄妙难备说。二五精英真造化,天命神功可改夺。

来龙不论短与长,但看到头之一节。五星唯取木土金,名日三吉为结穴。

峦头明净体丰肥,顶圆身正始为奇。开挣展翅便结穴,身与众山堂各别。

上开八字以遮风,下开八字以盖穴。大八字分龙虎合,界定龙脉无扯拽。

小八字分穴下合,界定真气弗漏泄。名目大口出小豆,定然穴从小口出。

上无分兮来不真,内无生气可融结。下无合兮止不明,外无堂气可爱接。

上有分兮下有合,雌雄交度方成穴。真穴天生百奇异,定有阴阳分窟突。

阳来阴受窟中突,阴来阳受突中窟。突中复突是纯阴,窟中复窟纯阳出。

孤阴不成理自然,孤阳不生岂虚说。孤阴女子无夫婿,孤阳男子无妻妾。

女子无夫何有孕?男子无妇终孤绝。阳必配阴阴配阳,阴阳配合始为良。

上阳下阴阴中扦,上阴下阳阳内藏。阴多阳少莫凑球,阳多阴少凑球间。

阴阳中半中间取,片阴片阳挨过阳。阴盛阳衰则就弱,阳盛阴衰则就强。

动处是生静是死,弃死挨生生处装。点穴既已识真的,须辨龙脉之缓急。

龙急脉急气自急,葬急斗杀人绝迹。放棺避球而凑檐,拖出球外四五尺。

气使临头不合脚,眠干就湿真法则。气急理合作虚粘,叠土为茔接来脉。

古鼎烟消气尚浮,虚过雨过掷犹滴。龙缓脉缓气亦缓,葬缓脱脉退财产。

放棺避檐而凑球,进入七寸急共缓。气使合脚不临头,仙传穴法不虚掷。

扑面水底真奇特,漏泄天机免惑疑。舌尖堪下莫伤唇,凿隙可扦休动骨。

龙急脉急气却急,凑急当锋葬不得。未免斗杀与冲刑,有祸来时救不及。

亦须凑檐而避球,拖出三尺缓其急。气便临头又合脚,架折逆受气耳入。

斜枕案山不对顶,避风走杀回天力。龙缓脉缓气却缓,葬缓冷退如反掌。

宜于稍急去扦穴,急缓相停方得诀。亦须避檐而凑球,进人五寸气方接。

此亦合脚不临头,顺来顺受非架折。又有阳多无窟突,只有微痕分界合。

石从水底生纹浪,全凭眼力方能决。坦然些子后微凸,草蛇灰线难辨别。

两片蝉翼渺茫砂,界股虾须微抱穴。此水有影却无形,凸上分开凸下合。

点穴只点水界问,上不可透下莫脱。亦有阴多些些凹,如酥如汤认不切。

两片牛角隐隐地,夹滴蟹眼穴中出。此水有名无证佐,隐约尽处穴迎接。

点穴既识挨窟突,须知扯拽气漏泄。龙虎两边要护卫,弗使漏胎并吐舌。

中乳若高龙虎低,露胎吐舌当点检。莫言截去便无妨,须知原迹没包藏。

截乳必定伤来脉,斗杀冲刑灾逼迫。扯拽亦须知要诀,看他气脉如何出。

气已人袋若扯拽,虽扯袋内气不泄。气未入袋若扯拽。扯拽袋内无些未。

中乳若重龙虎轻,虽然扯拽气犹存。本身若轻龙虎重,扯去气少无些用。

龙穴但要有界合,设一不界气则泄。界穴设或不界龙,还因去住未曾分。

界龙设或不界穴,总然一片无分合。界龙界穴两无疑,融融生气穴中居。

有人葬乘生气者,富贵荣华定可期。

砂 钳

论砂容易不为难,总在明人眼界间。古怪巍峨犹未善,崎岖险峻未为良。

倒侧歪斜非吉兆,袒雄突兀总凶顽。破碎稜层为劫煞,斜飞走窜尽凶殃。

劫山照破全无地,凶煞加临祸莫当。尖圆方正名三吉,秀丽清奇日好山。

明挣自然照福德,端圆的定降祯祥。圆者不宜粗壅肿,尖者最忌瘦馋岩。

破在吉方多不吉,秀居凶位福亨昌。生砂柔软如弓角,死砂硬直似刀枪。

贵砂尖利圭笏笔,富砂圆正库厨仓。聚米办钱富而已,衙刀球杖贵难量。

富则银瓶并盏注,贵兼玉印与金箱。蚁聚蜂屯财谷地,旌旗踏节姓名香。

石壁棱棱为劫盗,枪旗簇簇出强梁。顺水顺砂名退笔,墓宅逢之皆不吉。

纵有良田过万顷,房倒房兴终不一。逆水之砂日进神,向剪财头财便兴。

若有数重俱逆插,房房家业日光荣。一砂窜走一砂飞,荡劫家财鬻住居。

更有外山背走去,路死他乡不见归。砂若直来如射箭,家遭凶祸年年见。

左长右三中次房,次第推来有应验。龙虎须教曲抱身,昂头踞足恐伤人。

边直边湾亏直分,边无边有有房兴。外砂来抱无空缺,千孙百子一般均。

妒主擎拳人忤逆,拭泪捶胸损少丁。莫教齐到兼尖利,同胞弟兄也相争。

青龙若窜过西宫,长房财产尽皆空。白虎窜兮幼小败,两宫祸福一般同。

过官头转无妨碍,此房人产反丰隆。玄武吐舌名退笔,必主中男破败凶。

龙虎里面小明堂,须令洁与平宽荡。若有砂墩并石块,瞎盲产难见刑伤。

外堂也要地宽平,勿使凶砂碍眼睛。最怕离披并败乱,偏嫌混杂不分明。

形似虾蟆人气头,状如尸卧妇人淫。猪肚须防抄括专,羊蹄忤逆乱人伦。

马腿牛臂若不识,鹅头鸭颈暗私情。提篮乞食沿家唱,灰袋烟包设火星。

倒忤东瓜招肿脚,百结鹑衣彻骨贫。朝山远近要相当,不宜主弱对宾强。

近宜低小尤为美,远则高大最为良。唯是有情无别意,方为真意可朝拔。

若是无情不相惹,秀如圭璧也虚闲。露体献花真是丑,蛾眉粉黛卖朱颜。

探头仄面男为盗,开脚掀裙女犯奸。富贵虽然系龙穴,秀气须应在朝山。

笔架科名应有分,满床牙笏世为官。金签玉检翰林苑,玉几金炉学士班。

玉台县令知州职,玉屏驸马执朝纲。席帽模糊皆岁贡,绿袍堆积坐皇堂。

文笔联珠并展诰,举人进士定联芳。五风楼台具有述,状元榜眼探花郎。

水 法

水法最多难具述,略举大纲释迷惑。世传卦例数十家,彼吉此凶用不得。

一行禅师术数精,欲与中国去膻腥。乃为唐朝画久计,故意伪造《灭蛮经》。

宗庙五行从此没,颠倒颠来假混真。亥水艮土反为木,坤土震木反为金。

辛金己火以作水,乙木兑金作火星。当初主意灭蛮国,而今反误中华人。

以讹传讹不能辨,因此五行俱错乱。常覆人家旧祖坟,据此水法断不验。

合者人家财产退,不合之家反富贵。所以真龙与真穴,至今尚在不能灭。

自然水法君切记,无非曲屈有情意。来不欲冲去不直,横不欲返斜不急。

横须逆抱及湾环,来则之玄去曲折。澄清停蓄定为嘉,倾泻急流有何益?

八字分开男女淫,川流三派峰欹倾。急泻急流财不聚,直来直射损人丁。

左射长男必遭殃,右射幼子见惬惶。若然水从中心射,仲子之房祸难当。

扫脚荡城子息少,冲心射肋孤寡夭。反跳人离及退财,卷帘填房与入赘。

澄清出人多聪俊,污浊生子皆愚钝。大江朝来田万顷,暗拱爵禄食五鼎。

飘飘斜出是桃花。男女贪淫败破家。又主出人好游荡,终朝歌唱逞奢华。

屈曲流来秀水朝,定然金榜有名标。之玄流去无妨碍,亦出聪明俊伟郎。

虽然不得状元第,也出清奇翰苑香。水法不拘去与来,但要屈曲去复回。

三回五转吉顾穴,悠悠眷恋不忍别。稍可祸福砂水断,贵贱还须龙上看。

龙若贵时砂水贵,龙若贱时砂水贱。砂是闺中之美女,贵贱必然从夫主。

水如阵上之精兵,要决胜负在将军。唯有六秀合正经,兑丁艮丙及巽辛。

墓宅逢之皆大吉,自然富贵旺人丁。述此一篇真口诀,读在胸中皆透彻。

免惑时师妄谈指,祸无福有须当别。

论峦头贵格贫贱好歹

青龙背上马驼人,长房必定出公卿。白虎背上马驼人,三房必定出公卿。

对门山若马驼人,二五八房贵子孙。青龙星峰人云霄,儿孙金榜有名标。

太乙贵人连笔耸,长房子孙出公侯。白虎生峰插云霄,生峰摆尾得坚劳。

必主三房人中举,金榜题名状元豪。对山文笔起数峰,天乙太乙入云霄。

只要文笔多青气,弟兄联芳中得高。定作北京名御史,天下扬名着锦袍。

青龙一砂走如飞,去人一去永不回。若是尖枪为贼死,尸骸抛露在荒丘。

白虎去硬去不回,此砂生人最不乖。熟读真假料如神。

文华公《黄龙透冢经》

参透黄龙透冢经,透人穴内九尺深。不论千坟并万冢,照见死尸存不存。

十二火坑人无晓,尽在《黄龙透冢经》。坟前周围转三转,知得荣枯死与生。

凡人疑惑不肯信,吉凶祸福在此分。术士不知其中意,空得黄龙一卷经。

唯有戊子至己亥,十二来龙号火坑。细查罗经坟后格,人首小脉不差分。

一看双金并对脑,二看直射与分金。三看挑枪反弓水,四看里气合分金。

五看宿度不界限,相克名为是火坑。第一火坑亏子孙,泥水多在棺中存。

定主其家多麻疾,瘟疸疾病损人丁。第二火坑少子孙,长子不存少子存。

穴中虫蚁时常走,棺板虽有只半存。第三火坑是纯阳,透入穴中生灾殃。

人丁不旺蛇虫害,因此儿孙寿不长。第四火坑是虚阴,透入穴中水满坑。

左边尸骨多黑烂,树根穿板在中心。第五火坑孤阳精,透入穴中水满坑。

黑骨满板人不信,开棺之后见分明。第六火坑无人晓,透入穴中有凶兆。

亡人尸骨全黑烂,鼠耗偷尸不周全。第七火坑是缝中,透入穴中定主凶。

子孙逃外他州死,总之亡合克山头。周身尸骨皆黑烂,家败人亡祸来侵。

第八火坑有原因,透入穴中水满坑。淹过棺木三寸半,亡人在内不安宁。

年多棺烂尸骨散,年少棺朽骨黑存。第九火坑泄气病,亡人落火自烧身。

定主子孙遭火灾,三七十一动火瘟。又定穴内八寸水,蛇虫常人家不宁。

第十火坑主大凶,透入穴中有神功。定主子孙多疯疾,恶毒痰肿受贫穷。

又主穴中三寸水,尸骨黑烂半黄红。不信请君开穴看,黄龙透穴有神功。

十一火坑有玄微,透人穴中仔细推。水去虎高杀刀现,定主棺中尸不全。

右边尸骨多黑烂,左边泥土三寸深。又主其家多孤寡,定产喑哑小聋童。

十二火坑是虚阳,透入穴中多不祥。怪物蛇蚁从头人,棺木黑烂碎纷纷。

穴中树根穿在内,亡人在墓不安宁。又主鼠耗穿游走,翻尸烂骨泥满坑。

此是黄龙真妙决,千两黄金莫传人。

地有十紧要

一要化生开帐,二要两耳插天。三要虾须蟹眼,四要左右盘旋。

五要上下三停,六要砂脚宜转。七要明堂开睁,八要水口关栏。

九要明堂迎潮,十要九曲回环。

地有十不葬

一不葬粗顽块石,二不葬急水滩头。三不葬沟源绝境,四不葬孤独山头。

五不葬神前庙后,六不葬左右休囚。七不葬山冈撩乱,八不葬风水悲愁。

九不葬坐下低小,十不葬龙虎尖头。

地有十富砂

一富明堂宽大,二富宾主相迎。三富龙降虎伏,四富木雀悬钟。

五富五山高耸,六富四水归朝。七富山山转脚,八富岭岭圆峰。

九富龙高抱虎,十富水口紧闭。

地有十贵砂

一贵青龙双拥,二贵白虎高耸。三贵嫦娥清秀,四贵旗鼓圆峰。五贵砚前笔架,六贵官诰覆钟。七贵圆生白虎,八贵硕笔青龙。九贵屏风走马,十贵水口重重。

地有十贫砂

一贫水口不锁,二贫水落空亡。三贫城门破漏,四贫水去直流。五贫背后仰瓦,六贫四水无情。七贫水破天心,八贫潺潺水笑。九贫四应不顾,十贫孤脉独龙。

地有十贱砂

一贱八风吹穴.二贱朱雀消索。三贱青龙飞去.四贱水口分流。五贱摆头挠尾。六贱前后穿风。七贱山飞水走,八贱左右皆空。九贱山崩地裂,十贱有主无宾。

地有二十八要

龙要生旺,又要起伏。脉要细,穴要藏。来龙要真,局要紧,堂要明,又要平。砂要明,水要凝。山要环,水要绕。龙要眠,虎要缠。龙要高,虎要低。案要近,水要静。前要官,后要鬼,又要枕乐两边夹照。水要交,水口要关栏。穴要藏风,又要聚气。八方不要缺,罗城不要泻。山要无凹,水要不返跳。堂局要周正,山要高起。宜熟记之。

地有二十六怕

龙怕凶顽,穴怕枯寒。砂怕反背,水怕反跳,穴怕风吹。山怕干枯破碎,水怕牵牛直射。砂怕送水走窜,水怕反局领泻。对山怕捶胸,虎龙怕压穴。堂怕反斜。前怕枯井,后怕仰瓦。窝穴怕顽闷,山峰怕八煞。水怕兼八煞,山怕坐泄鬼。水局怕黄泉,龙虎怕断腰,明堂怕野旷。穴前怕堕胎,来脉怕乘煞。高怕伤土牛,低怕脱气脉,脉怕露胎。风怕劫顶,水怕淋头,又怕割脚。穴怕乘风,棺怕挨死。龙怕起浪,虎怕窜堂。罗经上面怕双金,立穴乘气怕火坑。

地有二十二好

龙好飞鸾舞凤,穴好星辰尊重。砂好屯军拥从,水好生蛇出洞。龙好不换正星,穴好凶星藏屏。砂好有朝有映,水好如蛇过径。龙好迎送重重,穴好遮藏八风。砂好屯起千峰,水好形如眠弓。龙好卓笔顿枪,穴好四正明堂。水好朝阳秀江,龙好僧道坐禅。砂好如人卓拳,水好如弓上弦。龙好有盖有坐,穴好有包有裹。砂好有堆有垛,水好有关有锁。

看官鬼禽曜

生于案山背后者为官,官要回头,不可太耸,耸则照穴。生于主山背后者为鬼,鬼要就身,不可太长,长则截气。生于水口中间者为禽,有小山小石,有情向穴者吉。生于龙虎肘外者为曜,有小山小石峙立,有情向穴上者吉。无官则不贵,无鬼则不富,无曜则不久,无禽则不荣。无官、无鬼、无曜、无禽,乃是虚花,无下手之处。

论峦头之四正

龙无正星不观,穴无正形不安,水无正情不湾,砂无正名不关。


此文由 易学之家,石家庄风水,石家庄算命,石家庄起名,石家庄取名,石家庄看风水,石家庄风水大师,八字,六爻,风水,奇门遁甲,六壬 编辑,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首页 > 风水 » 古人论风水精妙歌诀

感觉不错,很赞哦! ()